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夫人不当白月光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页  夫人不当白月光目录  下一页

夫人不当白月光  第34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“因为我是坚定的保皇党,不会被任何人收买。”他只认皇帝舅舅,其他人和他又不是亲的。他帮亲不帮疏,谁跟他亲就帮谁。

  “他对那个位置也有野心?”这些人的脑回路太奇怪了,吃力不讨好的事也有人抢?

  “对。”早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要不是护国长公主赵婕云的民间声望极高,以及永乐侯皇甫铁行半步不让对皇上的相护,太后和瑞王这对母子怎么会全无动静,只敢私底下使点见不得光的小动作,妄想拔除皇上的左右手。

  “不是只有太子和五皇子在斗个你死我活吗?怎么又多了个皇叔?”吃太饱,撑着。如今国泰民安,几年下来也没什么重大灾情,百姓有衣穿,吃得饱,有屋住,还闹什么闹?

  一直以来她以为只有皇子在争,还曾为被归为太子党的黎府捏了一把冷汗,两虎相争必有一伤,若是太子落马,首当其冲的是太子的老师,她祖父就是第一个被清算的对象。

  没想到还有一匹黑马潜伏着,远在封地的瑞王不知备了多少粮草、战马,又有多少军备、武器,而双方万一打起来……

  “阿笛,人人如你这么想就好了,不贪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不妄生不该有的野心,对自己想要的依理取得,不做伤害他人的事情。”说得容易,做得困难,人心难测。

  “少作梦了,要是人人没有贪念,这世间哪有乐趣?你的伤至少要再养半个月才能下床,不然老了会不良于行。”他差点伤到脊椎,刀口再锋利一点,半个身子都剖开了,简直是危中之危,差之分毫就去了。

  “可是我要面见皇上……”此事非同小可,他不亲自和皇帝舅舅说清楚,只怕会牵扯不清。

  火候到了,黎玉笛倒出一碗黑稠的汤药,端到他面前,“喝完五十碗这样的汤药我就准许你面圣。”

  “阿笛,这很苦。”她肯定加了不少黄连,趁机欺负他。

  “你没喝怎知很苦?”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

  皇甫少杭鼻头一拧,“光闻味道就很苦。”

  “趁热喝就不苦。”反正是他苦,她管他苦不苦,不吃苦哪知中药的博大精深。

  “阿笛,你心肠硬了,居然说得出这么无情的话。”黑瞳幽幽一睨。“你为什么不制成药丸子,你说那叫成药。”

  “没空。”她有,但不想给他。

  成为黎玉笛十来年,她最不能接受的是一大碗如黑水沟水的药汁,心里惦记着还是一片一片的药锭、一粒一粒的药丸,随着时间的进步,谁会喝苦到要命的中药,那是自我折磨,能不喝绝对不喝。

  她能忍受的是四物汤、中将汤、枸杞、红枣之类不苦的补品,所以她学医的第一步是改良中药的汤剂,制成药丸。

  几年下来她很少喝到水药,大多把药丸子当糖丸吞,因为她加了蜂胶,药是甜的,没有以往的苦涩味。

  “我家阿笛不疼我了。”他故作哀怨状。

  “瞧瞧我眼眶下方的阴影,这三天不眠不休的照料你,你说我是不是自讨没趣?”生病的大男人像个孩子,也讨起糖吃。

  “阿笛……”他试图用可怜模样软化她。

  “喝药。”她手中的药变温了。

  看到她半点不容情,皇甫少杭憎恨的瞪着汤药,“你喂我。”

  “喝。”黎玉笛不知哪变出小汤匙,舀了一匙放在他嘴边。

  她板着脸没有一丝笑意,还在气他让自己受了伤。

  “苦。”真苦。

  “先苦后甘。”她又舀了一匙。

  “甘在哪里?”他暗指她得给点甜头尝尝。

  “这里。”黎玉笛取出一把甘草往他面前一放。

  皇甫少杭傻眼了。

  这是甘?实在欺人太甚了。

  “噗哧!”

  一声忍俊不禁的喷笑声从门外传来,一身英姿飒爽的赵婕云走了进来,随后是冷着脸,但眼带笑意的皇甫铁行。

  接着一脸歉意、微露尴尬的黎仲华夫妇也进屋来,两对家长都来了,本该不自在的小两口反倒落落大方,黎玉笛放下碗先向未来公婆行礼,等他们颔首再走向爹娘。

  行云流水般的大方仪态让两对父母都赞许,频频点头。

  “你们来干什么,看你家儿子的惨状吗?”皇甫少杭一开口就是欠打的语气,让人很想痛殴他一顿。

  “不孝子,爹娘专程来看你还摆脸色呀!要不是我们就你一个儿子,谁管你死活。”赵婕云装腔作势挥动拳头。

  她心里还是心疼儿子受罪,若他不是她儿子,就不会有人针对他下手,让皇家又少一名保皇党。

  这一次有准媳妇的妙手回春救了他,那下一次呢?

  她不敢想象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她不愿承受。

  “那就再生一个。”他凉飕飕的说着风凉话。

  “混账,你娘生你容易吗?那时正在夺嫡的关键,你娘护着你皇帝舅舅一路逃出皇宫,因动了胎气才早产生下你,你敢再让你娘受一次生育之苦?”这个儿子是来讨债的,刚出生时就该捏死他。

  声如狮吼的皇甫铁行嗓门吓人,张蔓月母女动作一致的用手捂耳,轰隆隆的回音却还在耳中震荡。

  “爹,你吓到我媳妇了,这里是黎府二房不是军营,说话就说话,不用吼。”他那大爷性子老改不掉。

  看到亲家母和儿媳妇的动作,皇甫铁行哈哈一笑,“我习惯这种说话方式了,别见怪。”

  “不怪不怪,声音宏亮才能把敌人吓死。”难得说一次傻气话的张蔓月牵着女儿的手,两人如出一辙的眉眼含笑。

  “儿媳妇,公爹没把你吓着吧?你这丫头沉稳,有大家之风,我儿子有眼光,不错不错,我看他被你吃得死死的!”有人制得住这臭小子他乐见其成,该好好管管他了。

  是他把我吃得死死的,永乐侯爷,你儿子是无赖你知不知道?

  “多谢侯爷谬赞,愧不敢当,我爹娘给我生的胆子满大的,没给吓着,倒是敬佩你声音宏亮如钟,能震天下邪祟。”

  这马屁拍得真好,把只会带兵打仗的皇甫大元帅拍得心花怒放,开心的扯下戴了多年的玉佩送给她。

  “拿着玩,别跟公爹客气,以后我们府里的东西都是你的,你给我守好了,别给这臭小子偷了去。”还是丫头讨人喜欢,这话说得多中听,让人心口暖呼呼。

  能震压天下邪祟,那得多大的正气呀!他一生都在战场上杀戮,甚至被人称为恶鬼,不知多少人诅咒他断子绝孙,唯有小姑娘面色坦然,无畏无惧地说他是真正的男儿,威武不下神只,斩妖除魔。

  他这个乐呀,当浮一大白!皇甫铁行咧开嘴大笑。

  “爹,那是我媳妇儿,要送也是我送,你抢什么风头?”要不是他受了伤,准会爬起来和爹大战三百回合。

  “呿!你的就是我的,连你都是我生的,我送和你送有什么不同?”小事也计较,气量狭小。

  “什么他的就是你的,你连儿子的媳妇也敢占?”赵婕云两指如铁钳一夹,拧住大元帅的耳朵。

  皇甫铁行连忙讨饶,“口误、口误,我说太快了,是东西,人除外,我这辈子都是公主你的人。”

  饶是骁勇善战的马上巾帼听了这话也红了脸,“嗟,父子俩一个样,没一个好东西,黎夫人,我儿子都睡上你女儿的床了,不如我们来商议商议小儿女的婚事。”

  什么叫她儿子睡上了自家女儿的床,这听来怎么不太对劲?“我们本就是亲家,明年再提也不迟。”

  十五及笄,十六出阁,当初说好的。

  “你没听懂我意思,我是说两人都在一起了,干脆让他们提早成婚,省得一些爱嚼舌根的风言风语毁了两人。”赵婕云怕夜长梦多,她太喜欢笛姐儿这个媳妇了,儿子却十足的不讨喜呀,她怕到嘴的鸭子飞了。

  “这……”女儿还太小,她舍不得。

  赵婕云朝驸马一使眼神,他立即会意的勾住黎仲华的肩,十分豪气的称兄道弟。

  “亲家,黎兄弟,女儿长大总归要嫁人,早嫁晚嫁不都是嫁?我们夫妻都是疼孩子的,你看我儿子那般顽劣我都没一掌打死,女儿好,女儿贴心,你女儿一嫁进我们府里,我们夫妻俩一定当她是亲生女儿疼爱!”
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言情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3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夫人不当白月光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