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夫人不当白月光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页  夫人不当白月光目录  下一页

夫人不当白月光  第24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她想得很美,却禁不住老夫人是真的胸痛,又呕出一口血后短暂昏厥,等再醒过来时嘴就有点歪了。

  “爹,你不怪我吧?”她做出大逆不道的事,把老夫人几乎活活气死,可老夫人继续活着,便是二房的桎梏,摆脱不掉的伽锁。

  黎仲华闻言一笑,满眼疼惜,“怪你干什么,你祖母从年轻时就是个强势的人,不把一切掌控在手中就不安心,她习惯当家做主,不允许别人忤逆她的决定。”

  他唯一的反抗大概就是娶妻那件事,母亲用不出席来表示不承认这门亲事,因此二拜高堂时硬是少了一位,连隔天敬茶也佯装抱恙,说被新媳妇克着了,让他赶紧休了她。

  “我们真的要搬出去吗?”她在外置办的宅子也该整理整理了,栽些花木,再买一些下人,打些花梨木家什。

  轻叹一声,黎仲华苦笑,“树大有分枝,迟早要搬出去的,爹有空多写几幅字画去寄卖,有了银子也有底气。”

  黎玉笛一听,顿时鼻头发酸,觉得这个男人不容易,是个好爹,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是颗好欺负的软包子。她轻轻地一扯他衣袖,让他低下头,在他耳边耳语两句,“爹,我们有宅子,记在娘的名下。”

  “什么!”他讶然出声。

  “买在我们待的庄子的山脚下,这些年我们都上山摘野菜、采草药,是我们卖了人参后买的宅子,之前怕祖母知晓会索讨,不许我们置私产。”她只透露一些。

  但黎仲华并未看过宅子有多大,以为只是乡下的青砖瓦房。忍着泪,他动容地摸摸女儿的头,“好孩子,委屈你了,以后就充当你娘的妆奁,这事我会和你舅舅们谈,我们两方都咬定是娘家所赠,谁也拿不走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母亲不只跋扈还贪心,觊觎媳妇的嫁妆,要不是他守得快,早被拿得一干二净了。

  “嗯!”有父亲挡着真好,两世为人头一回感受到父爱像座山,在你需要它的时候它都在。

  “对了,说说你们在护国长公主府里出了什么事,怎么你祖母震怒到要把你打死?”

  也许事不大,母亲不过是藉题发挥,想把在他们身上受的憋屈找回来,嚷嚷要打死孙女是发泄她的不满。

  黎仲华没往深处想,毕竟女儿才几岁呀!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一定是母亲小题大作了。

  “不过救了两个人而已。”她轻描淡写。

  “唔,救人是好事,爹认为你没错。”果然又是母亲在找事情了,他二房的妻小她没一个看得顺眼。

  黎玉笛用眼角瞟了父亲一眼,“我救的人大有来头,他们说是天香公主和凤瑶郡主,两位皇家贵人。”

  “喔!天香公主和凤瑶郡主……啊!什么,你说谁?”他忽然大惊,脸色忽青忽白。

  “天香公主和凤瑶郡主。”可怜的爹,吓坏了吧?

  “怎么会是她们,那两个魔君……”惊觉失言,黎仲华把声音压低,“她们出事了?”

  恶有恶报呀!他在心里想着。

  黎仲华有不少学生吃过这两人的亏,仗着皇家天威任意折辱打骂灵海书院的学生,不把士子当一回事,甚至当下人使唤,因此十天一休沐,有很多学生不回家,宁留在书院读书。

  “船翻了,很多人掉进湖里,她们被救上来时已经没气了。”也有很多人不想她们获救吧,一脚踩进水里。

  在船翻覆的慌乱之中,谁知谁踩了谁,情急之下大家只想活命。

  “死了?”他暗暗窃喜了下。

  “女儿把她们救了。”时候未到,阎王不收。

  “干么把她们救活了……不是,爹是说你哪来的本事,居然能起生回生?”真要命,差点说漏嘴,把心底话说出来,天香公主和凤郡主真是祸害。

  “她们只是一时闭过气去而已,并非真正死去,我给她们各自扎针,再让人按压她们的胸口通气,再叫人往嘴里吹气,把喉咙吹通了,气一上来不就醒了。”简单的CPR,但她为了让她爹听明白,她胡诌了些东西。

  黎仲华听不懂吹气、通气,被女儿胡说一通的话搞得有点头晕脑胀,他只知道女儿把人救活了,虽然有些多事,但也功德无量,“你向谁学的医术,哪天爹有个病痛就可不用找太医了吧,家有小神医!”他得意不已。

  “呸呸呸!哪有人诅咒自己得病,你该说有女儿在,保你一生无病。”二愣子爹,脑子长坏了。

  他哈哈大笑,“好,托女儿的福,让爹到老都健壮如牛,给你做牛做马耕福田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,不枉我辛辛苦苦的背医书,药王谷的医书有上千册……”老头子无良,逼她每本书都得背得滚瓜烂熟、倒背如流,用枯掉的药草来考验她对草药的识别。

  “等一下,药王谷?”他有没有听错?

  刚认了这爹的黎玉笛小小透点底给他,“我摘草药时不慎滚落药王谷,谷主看我颇有天分,便教了我几天医理。”

  听到药王谷,黎仲华看向女儿的眼神全都变了。“不只几天吧!我们家真出了个小神医!”

  “嘘!爹,这是我们的秘密,不能告诉外人。”装孩子容易吗?她真想大喊,老娘比你大。

  “爹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,爹不会说出去。”他重重点头,为了女儿的安危,他打死不说。

  父女俩相视一笑,无形中又拉近不少距离。

  第七章  咱俩凑合凑合(2)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看到把自个花梨木雕花架子床当自家床铺,任意躺卧的白衣少年,自认为好修养的黎玉笛眉头皱。

  这样的情形不只一次,次数多到她都要怀疑自己是否走错了地方,误把他的宅邸当她的清风斋了。

  自从与黎府隔墙而居后,这位皇孙贵胄越来越“随意”,那随处可见的身影叫心眼不大的黎大小姐很想试验“新药”,看是脱层皮好呢,还是生疮长恶疔?

  她手上的毒药上百样,缺人试药。

  “没有爷的出手,你之前的戏就演不精。”皇甫少杭面不改色的噙着笑,一副“有爷就搞定的神情”。

  他指的是敬贤堂牌匾无人移动却无故掉落一事,没他的出手相助哪唬得住一干无知妇孺?把人吓住了才好拿捏,他功不可没。

  “大恩不言谢,哪天你病得只剩一口气时,小师妹我免费救你一回,报你今日的维护。”

  她背医书还行,可学武功根本是打酱油,只会好看的花架子而已,把恨铁不成钢的疯师叔气得差一点走火入魔,直说她是学武废材。

  “呿!一口编贝白牙专吐毒雾,爷这身子壮如猛虎,刀枪不入,病痛不生,再活个几十年也稳如长青树。”这丫头太无情了,酸起人来口下不留德,扎得人浑身痛。

  “天下事难免有万一,谁也说不定,瞧你常在火炉边上走,要是一不小心失足了……”

  那真是万劫不复。

  皇甫少杭是实打实的皇帝党,皇上是他亲舅舅,他不拥护皇上又能拥护谁,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。

  皇上好,护国长公主府才会好,他才能当个打马过街的纨裤小侯爷,逍遥自在横街霸市,上打皇亲,下踹国戚。

  可是他以私人情谊让黎玉笛出手救了赵劼后,太子与五皇子对峙的政局悄悄起了变动,虽然没几人注意到微不足道的九皇子,认为他起不了多少作用,但中立派的还是不自觉有了些小心思。

  而且皇甫少杭的父亲皇甫铁行手上的兵权可是相当诱人,心有所图的皇子都想占为己有,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夺权,但私底下小动作不断,不是藉机拉拢便是下绊子欲除之。

  身在政局中的小侯爷无法置身事外,他迟早要表态,即使受封为逍遥侯,他背后的势力仍为人所觊觎。

  所谓不是朋友便是敌人,在皇位争夺的风浪中,他首当其冲,成为那块人人想咬的肥肉。

  谁叫他有个护国长公主的娘,以及权势大过天的爹,身为他俩的独生子,皇甫少杭是发光的金疙瘩呀!
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言情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2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夫人不当白月光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