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夫人不当白月光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页  夫人不当白月光目录  下一页

夫人不当白月光  第23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听到嫡姊要挨罚了,黎玉仙乐得阖不拢嘴,不小心太开心而笑出声,是秦婉儿拉了她一下才稍微收敛。

  “黎家的列祖列宗在看着,看祖母残害黎家子孙。”打她?看谁后悔莫及,吃素的都当尼姑去了。

  老夫人心一抽,气得大喊,“打!”

  两个粗壮的壮妇真的取家法来,那是一人高的棍子,有手腕粗,真打在人身上非死即残。

  但是黎玉笛不着痕迹的做了个弹指的动作,刚拿起粗棍的妇人忽然七孔流出鲜血,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滴。

  “啊!流、流血了,我会不会死掉?好、好多的血,我、我要死了!”妇人晕血,被吓得两眼一翻往后倒。

  她是第一个,而后就是第二个、第三个……接二连三有人眼、鼻、耳朵、嘴大出血,不断流出的血吓得众人惊慌失措。

  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眼看着身边的苏嬷嬷、王婆子滴得满身血,老夫人吓得满脸发白。

  “祖宗显灵了呗!敬贤堂的祖母不贤不慈,有负敬贤两字,所以老祖宗们生气了,要惩罚您。”这时候敬贤堂的牌匾要是掉下来,那就更逼真了,吓死她。

  黎玉笛心里正这么想,高挂正堂的“敬贤堂”牌匾无风自摇,越晃越厉害,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掉了下来。

  老夫人瞬间惊慌地放声大叫。

  “娘、娘,会不会轮到我们,我不要死,不要死,我才十二岁,你救救我!”面无血色的黎玉仙哭喊着捉住秦婉儿的手,满脸惶恐抖着身子,想把自己缩得小又再小。

  同样六神无主的秦婉儿也一样慌乱,不知所措,但是看见黎玉笛神情自若的笑容,她灵机一动求起老夫人。

  “姑姑,快向祖宗道歉,说您以后再也不敢动不动责罚儿孙,说您要修身养性,为祖宗积福,让他们勿再怪罪。”她很紧张的催促,唯恐迟了自己也遭殃,七孔流血太可怕了,她不想满身血淋淋,死不瞑目。

  “你让我道歉?我不!”一生要强的老夫人从未向人低头过,所以她硬着颈子,怎样也不答应。

  “老夫人,救救老奴吧!老奴跟了您一辈子,您许老奴一个好死……”两手是血的苏嬷嬷拉着老夫人的裙摆,留下两个怵目惊心的血手印,死到临头她也怕不得好死。

  “我、我……”老夫人硬撑着,眼前却一片模糊还有些晕眩,她被众人的惨状吓得心神慌乱。“好、好是我错了,我糊涂了,我不该随意打骂儿孙,我……我以后会改……”

  “那我娘偷人的事呢!”黎玉笛再补上一刀。

  老夫人双目赤红,恨到不行。“是、是我一手设计的,我让个小丫头在她屋里藏只男人的旧鞋。”

  “所以我娘没偷人吧!”此时不拨乱反正更待何时?

  老夫人眼一闭,鼻头发酸,“是的,全是假的,我捏造的。”

  她将当年的事一肩担起,没扯出背后出主意的秦婉儿,在她心里,秦婉儿仍是她疼爱的小侄女。

  “娘,您太令人失望了。”果然是她所为,几年了还坚持阿月是人尽可夫的荡妇,甚至这么多年都不肯告知自己她的下落。

  满眼悲愤的黎仲华心痛如绞,他早知道妻子是清白的,他们如此相爱,还有一对可爱的双生子,怎么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,他死也不相信昔日的山盟海誓是场妄想。

  可是母亲的恶毒心计更出他的意料,容不下他的妻子,因而刻意制造她失贞的假象,一度想将她沉塘。

  如果当时妻子没了,小儿子笙哥儿不会出世,真相也将石沉大海,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一天。

  “爹?”看到爹来了,吓了一跳的黎玉笛连忙解开一只花黄瓷瓶的塞布,一阵很淡的异香散开。

  “吓着你了吧?笛姐儿,爹来迟了。”看见女儿安然无恙,黎仲华松了口气,轻拍她的头。

  她摇头。“没事,爹到的正好,要再晚一步女儿就被祖母打死了……”

  吸着鼻子,她装出努力忍住眼泪,却又害怕不已的委屈模样,毕竟她才十三岁,在孝道的压迫下她还能反抗长辈吗?

  一旁的喜儿在那挤眉弄眼,似在邀功,是她让东叔驾车狂奔去了灵海书院讨救兵,求二老爷赶紧回府救人。

  “娘,您要打死笛姐儿?”黎仲华大怒。

  “我、我……她不孝。”她气弱的瞄瞄左右,不知先人是否走了。

  “她不孝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教好,养不教,父之过,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您打我吧!我是您生的,打死我正好还了您生养之恩!”他跪地一叩头,堂而皇之护女。

  养不教,父之过……听到这句话的黎玉仙恨极,同样是他的女儿,她一天也没享受过父爱,在他眼中只有黎玉笛一个女儿,她算什么?她恨!

  “好、好、好,你们真是一对好父女,一个鼻孔出气,给我滚,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……”老夫人怒极攻心,一口气上不来,梗在胸口疼痛不已,她捂着胸双眼直瞪。

  因为装病次数多了,让人看不出她真病假病,连她最亲的婉儿都认为她这回装得真像,入木三分。

  “笛姐儿,发生什么事?”此时黎仲华才发现一屋子血人,每一个都血迹斑斑。

  “中邪呗!”黎玉笛用鬼神论解释。

  “中邪?”他一蹙眉,子不语怪力乱神。

  “祖母故意吓女儿的,不知哪来的鸡血、鸭血,您看多恶心呀!脸上、手上,身上都有,他们逼女儿承认娘偷人,要把我们赶出府……”装可怜谁不会,黎玉笛假意抹泪。

  “真的?”黎仲华心疼女儿,对母亲又疏离几分。

  “不是这样的,二老爷,我们是真的七窍流血……”咦!血不流了,她好了,不会死了!

  还想替老夫人拉拢母子情的苏嬷嬷开口,原来止不住的血停了,她既错愕又尴尬,好像她说谎被捉个正着,证实了做假一事。

  “娘,笛姐儿再有不是也是您的孙女,您再不喜她也不要任意打骂,若是您容不下我们二房大可说一声,我们搬出去就是了。”看到女儿所受的委屈,黎仲华有了分家的念头,一家子住得不愉快何必勉强。

  “不……”惊喊出声的是对表哥仍有依恋的秦婉儿。

  不过没人在意她,渺小如尘埃。

  “想搬出去?等我死了再说。”缓过来的老夫人拍拍侄女的手,要她别担心,她总会想到办法撮合两人。

  “娘……”黎仲华无奈,既然处不来何必要硬撑,紧紧扣着不放手。

  “不用再说了,这府里我还做得了主,你……”几时要把婉儿迁回清风斋,二房的人就该回二房。

  这句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——

  “咦!我没死?”执行家法的妇人此时惊喜地醒了过来,浑然不知刚打断了什么。

  “祖母骗你的,哪会真死。”下毒的黎玉笛果断把事儿往老夫人身上一推,让她去承担下人的怨气。

  什么,居然是老夫人的杰作,真是的,差点被她吓死!“老夫人,还要不要继续打,打到死为止?”刚醒来的仆妇没发现不对,谄媚的问。

  打到死为止?听到这句话,原本对母亲还有期待的黎仲华彻底心寒,“娘,我先带笛姐儿回去,以后有事没事别找我们二房,就当我们全家被您打死了。”

  一说完,他带着女儿走出敬贤堂,头也不回。

  “你……”老夫夫气得眼前发黑,一口血从喉间呕出,她面色发绀的握紧秦婉儿的手,让她无法去追人。

  “姑姑,人都走了,您不用装了,您把哪里咬破了?吐得血真像一回事。”多年心事未能如愿,老是低眉做小迎合老夫人的秦婉儿已经厌烦了,她觉得可靠的靠山一点也不可靠,反而处处拖她后脚。

  “我、我……胸口痛……”老夫人痛得说不出话。

  “胸痛就找大夫来瞧瞧,姑姑,您一会儿再装,我叫人把二表哥喊回来。”母亲生病了总不好不顾不理吧!

  秦婉儿想着既然老夫人开始装病,之后以此为由让三兄弟到床前侍疾,到时候她就有机会和二表哥一度春风。
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言情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2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夫人不当白月光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