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寄秋 > 夫人不当白月光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页  夫人不当白月光目录  下一页

夫人不当白月光  第21页    作者:寄秋

  “说吧!”黎玉笛抹抹嘴,正视他来不及避开的眼神。

  “说什么?”他失笑。

  “你要我治谁?”她深信天下没白吃的午餐。

  皇甫少杭面上闪过一抹讪然,随即掩在他邪肆的笑脸下。“小师妹想多了,我怎会是这种人?”

  你就是这种人!她用眼神鄙夷,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我一向相信荀子云,人性本恶。”

  他一听,好笑到皱眉。“好吧,我也不瞒你,我有一好友从小就身子虚弱,所有御医看过后都说他寿命不长,难过二十五,我想让你瞧一瞧……”

  “九皇子?”

  一听他说是姓赵的,黎玉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,真想撂挑子不干转身就走,当做不认识眼前这个人。

  可是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,她刚把人家一桌御膳吃光光,还颇为满意地想再吃一回,看在美食的人情下,她抬起的脚异常沉重,半步也迈不出去,只能横眉怒视。

  “小声点,你想把所有人都引来吗?”小表弟出宫一趟不易,若是被人知晓他在长公主府,又是一场无谓风波。

  第六章  长公主府麻烦多(2)

  皇上一共有十五个儿子,但活下来的却只有七个,九皇子上面有两位皇兄,其他不是病亡便是早夭,或是骑马摔断颈子,无人活到弱冠,皇室子孙的存活十分艰难。

  九皇子赵劼今年十七,小皇甫少杭一岁,两人年龄相近,自小玩在一块,感情甚笃。但在他之下的十皇子前年溺水而亡,十一皇子天生体弱,十二、十三皇子不足七岁,十四皇子病亡,十五皇子刚满月。

  总之,如今在朝堂上的太子、五皇子是皇子中最有竞争力的,太子是皇后抱养在名下的,皇后本身并无所出,所以皇后的父族对太子的支持并不热衷,反而倾向娶了皇后侄女的五皇子。

  原本那名五皇子妃是许给太子的,以后她若是封后了,身为后族的皇后娘家才能永享荣华,可是太子也不知哪根筋不对,放弃强而有力的后族,坚持要娶刑太师之女为太子妃。

  原因无他,刑太师是他生母云妃之兄,他娶的是舅家表妹。

  此举触怒了皇后和皇后娘家,故愤而将原太子妃的人选嫁给五皇子,对太子也冷淡待之。

  所以在这场未来天子之争的博奕中,两方都还有得挽,鹿死谁手尚未分晓,各有各的优势和软肋。

  没人在意活不过二十五岁的九皇子,反正是个短命的皇子,哪来奋力一争的气力,直接被忽略。

  只是他虽不被关注,也无人希望他身体康健起来,因为他多活一天就有可能成为威胁,逆转整个局面。

  “我不掺入皇子之争,你最好别拖我下水。”黎玉笛咬牙切齿,目露凶光的瞪着白牙一咧的男子。

  “治病、付诊金,银货两讫。”他的意思是你治病,我付银子,全然是医病必系,不涉及政事。

  闻言的她咕哝着,神色还是没什么好转。“多少?”

  “由你开。”他最不缺的是银子。

  黎玉笛咬唇思忖了好一会儿。“我的银针匣子在丫头那儿……”

  “用金针不成吗?”他知道她藏在身上,用来防身。

  “不到重病用不着。”她登时气恼。

  黎玉笛十分宝贝她那套金针,不轻易用在治病上,虽然是别人送的,可是这是她画了图,疯师叔这位铸造大师精心打造,世间仅有一套,绝无仅有,她舍不得拿出来用。

  “这便是重病。”活不长了还病不重。

  “轻重由我判定。”他算哪根葱哪根蒜?

  “你又不是大夫。”他用她的话反驳。

  “那你治不治?”她冷着脸。

  “治。”

  需要问吗?他只有这个回答。

  “那就少啰嗦,拿我的银针来。”她不是大夫,可是她手握别人的生死,想要活命就得低头。

  “我让人去取。”唯有她敢使唤他。

  须臾,银针取来。

  “我需要一个帮手。”即便推穴过针她也不解人衣衫。

  “我来。”小侯爷自告奋勇。

  看了他一眼,黎玉笛勉强点头,“带路。”

  护国长公主府占地甚广,只比皇宫小一点,两人七弯八拐走了许久才走到一座素雅清静的竹制楼屋,上下两层像现代的茶艺馆,有不少古朴的竹制品,淡雅的茶香味弥漫。

  在垫着厚重被褥的竹编罗汉榻上,坐着一位只闻香不品茗的年轻男子,年约十六、七岁,目光清朗,温润端方,鼻梁直挺而有肉,唇片上薄下厚,带着敦厚笑意。

  唯有脸色看得出气色不足的病态苍白,是长年药不离身的药罐子,但眼神坚毅,让人一见就易生好感。

  “少杭表哥挑中媳妇儿了?”看见皇甫少杭拉着人家小姑娘的手,赵劼嘴边的笑又深了几分。

  被调侃的两人先是一怔,继而一个扭头抽出自己的手,摆出一个“我与他不熟”的神情,另一个则龇牙威胁,要他少做乔太守,自个的小命先顾好再来强占月老庙。

  “她是药王谷出来的。”皇甫少杭没说黎玉笛是大夫,她不是大夫,只是医术过人。

  “药王谷?”赵劼讶然,心中升起一丝对“生”的期盼。

  没人想英年早逝,若能长命百岁更好,要不多活几年也好,他也有他想完成的抱负,只怕时间不等人。

  “我让她来给你瞧瞧,看能不能治好你从娘胎带来的虚弱。”

  赵劼不能跑,不能跳,不能做比走路更剧烈的运动,否则便会喘个不停,苍白的脸上发红发紫,几乎喘不过气。

  “能治得了吗?”赵劼看向黎玉笛。

  “诊了脉才知道。”被人用热切的眼神紧盯着,黎玉笛仍面不改色,做了要人伸手的手势。

  “好。”他手腕向上一翻,露出脉门。

  三指一扣,放在手腕上,黎玉笛的手显得娇小而纤美。

  三个呼息后,她收了手。

  “怎么了?”皇甫少杭比赵劼还急,开口询问。

  “你们要治还是不治?”她给了选择。

  废话,能治一定要治,谁有病还想拖到一命呜呼,又不是缺衣少食的贫困人家。

  两双锋利的眼齐齐一瞪——

  “治!”双声如雷。

  “先付订金一万两白银,中间续收两万两,共收诊金三万两,银票、银锭子我都收,派人送到我的屋子。”自己搬银子太累。

  “成。”护国长公主府有的是银子。

  “三天后开始,你想办法把我弄出来吧!疗程一个月,五天一次。”进出黎府的事由能人负责。

  “现在不行吗?”赵劼好不容易出宫一次,之后的五次还得瞒天过海将人弄出宫。

  “我手上没有能用的药材,等一下我开个单子,你把上面的药材找齐了,缺一样别来找我,我不是神,没药不能对症下药,金针虽能点穴但也要汤药固本,才能身健体强。”

  “小师妹,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先前对你的‘礼遇’?这是你才有的福分,旁人把头磕破了我都懒得碰一下。”皇甫少杭怀疑她心中有怨,故意报复,心眼比针眼还小。

  黎玉笛皮笑肉不笑的冷哼。“别在心里说我小心眼,小肚鸡肠,我要真计较,皇陵很快就添人了。”

  两人面色一变。

  “他的病很严重?”难道熬不到二十五?

  “这是毒不是病。”毒和病分不清,难怪治不好。

  “毒?”

  “你这毒潜伏很久了,应该是母体中了毒,然后传给了你,但是毒性很弱,若是及时医治,也就十天半个月的事。”

  她没把话说白了,但懂的人还是明白了,了然在心。

  赵劼语带酸涩,“你是说太医骗了我,有人不让他们医治,他们存心……置我于死地?”

  “我什么也没说,是你自个的猜测,皇宫内的肮脏事你比我清楚,身为皇子的可悲你比谁都更能体会……”她是局外人,只能在一旁旁观,别让她把命赔上。

  “小师妹,你说多了。”

  皇甫少杭适时开口,制止她议论皇家事,尽避她说的是事实。

  抿起唇的黎玉笛不置可否,她的确口快了。

  赵劼苦笑。“她说的是实话,皇宫内藏污纳垢,每一个入宫时天真善良的嫔妃待了几年后都会变得心狠手辣。”
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!

 
 

言情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2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<<夫人不当白月光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!